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措勤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6 03:57:1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措勤白癜风医院,潮州白癜风医院,冠县白癜风,垦利白癜风,潜山白癜风医院,怀安白癜风医院,巨鹿白癜风医院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14日签署行政备忘录,并指示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是否就所谓“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发起调查,尤其是针对中国在技术转让等知识产权领域的做法。这一举动引发各界对美国采取单边行动损害中美经贸关系的担忧。

  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1-7月份的出口贸易数据表明,中美之间的贸易量正不断增加,未来美国可能会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中美可能到了坦诚解决问题的关键期,两国之间需要更多的谈判、沟通,打贸易战并不能解决问题。

  美国威胁启动“301调查”

  美国高级官员在近日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按照特朗普指令,莱特希泽将决定是否依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对中国发起调查,尤其是对中国在技术转让等知识产权领域的做法。这意味着,莱特希泽将援引该法第301条,对中国发起“301调查”。该条款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可对他国不合理或不公正贸易做法发起调查,并可在调查结束后建议美国总统实施单边制裁。

  “301调查”之所以引人注目,在于这一诞生于上世纪冷战时期的单边主义法律工具在1995年WTO成立后便几乎尘封,尽管这一工具是美国在WTO前发起“贸易战”的主要工具。

  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曾多次挥舞“301调查”大棒对日本施压以打开日本市场,直到1989年,美国贸易代表共向日本发起了24例“301调查”,几乎每次都成功迫使日本政府作出让步。该调查由美国自身发起、调查、裁决、执行,具有极强的单边主义色彩。

  在WTO成立之后,美国主要通过WTO争端解决机制来解决贸易纠纷,这使得“301调查”渐渐淡出国际视野。

  不过,这项强力的工具近年来被美国重新拾起。按照美国2015年通过、2016年3月生效的《2015年贸易便捷及贸易执法法》(Trade Facilitation and Trade Enforcement Act of 2015,TFTEA)法案中的新增规定,美国财政部可根据三方面的标准来判定美国主要贸易伙伴是否有“不公平的汇率行为”。这三方面的标准分别是:与美国双边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该经济体的经常账户顺差占GDP比重超过3%,该经济体持续单边干预汇率市场。如果一个经济体全部满足这三条标准,美国将会与该经济体进行商谈,并推出可能的惩罚性措施。

  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颁布的最新一期《特殊301报告》中,包括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等在内的11个国家被列入“优先观察国家名录”,该名录中第一个列出的国家便是中国。此外,包括希腊、加拿大和墨西哥在内的23个国家被列在“观察国家名录”之中。

  美国商界对中国知识产权政策、市场准入条件等的不满或是美国决定重启 “301调查”的导火索。美国国内很多企业批评特朗普政府在知识产权领域对中国的态度不够强硬,同时也有企业担心中国会禁止外资进入包括先进机床设备、人工智能在内的产业。

  一系列因素使得美国最近对中国动作频频。2017年以来,美国已接连对从中国进口的铝箔、钢铁进行调查,甚至在钢铁调查时采用了《1962年贸易扩展法(Trade Expansion Act of 1962)》第232章来调查钢铁进口是否危害美国国家安全。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专职研究员马博认为,不排除特朗普政府重拾当初对待日本的政策来对待中国的可能性。

  马博指出,特朗普本人一直将中国称为美国经济上的挑战。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就已经对此制定了三个步骤,首先是要求中国政府“停止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其次是认为要对中国的贸易进行非常有力的回击,重新就“中美贸易平衡”进行谈判;第三是威胁通过非常规方式与中国进行对话,寻求建立经贸上“真正的平等关系”。

  不过,美国官员12日未明确说明美国贸易代表将在何时作出最终决定。按照法律流程,一旦启动“301调查”,美国将首先与中国磋商解决,如果双方无法达成一致则调查可能持续长达一年。

  中美贸易并非水深火热

  对于美方启动“301调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3日表示:“任何世贸组织成员采取的贸易措施,都应该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他还强调,中美经贸关系是中美双边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利共赢的,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中伦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刘建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16年的“337钢铁调查案”,到近期的“232钢铁调查”、“301调查”,美国“把一些能够用的,几十年不用的都先用起来”,甚至把那些被认为基本上已经过时的法案都翻出来用,更多的是一种威慑。

  刘建伟指出,这些法案如果真的实施对双方贸易都不利,“会很难收场”,过于严厉的措施对于美国一方的产业也会造成伤害,“如果走到那一步也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很难控制(结果)。”

  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共同面对的问题必须要共同来解决,机构的合作是关键,不管是汉堡峰会,还是APEC会议,都要讨论在全球化下如何解决失衡问题。“目前,‘百日计划’的成果已经出来了,比方说开放牛肉市场、进口大量的能源。中国的消费已经开始井喷,高端消费内部解决不了,就需要进口,中国并不希望有这么多的贸易顺差。”陈凤英说,而为期一年的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技术贸易,这个是目前中美双方存在的最大问题。

  陈凤英表示,“像马云这样的企业家应该多到美国去,去讲中国的市场有多大,打(贸易战)不能解决问题,如果打能解决问题,那我们还用谈么?”

  出于对美方单边主义举措可能引发贸易战的担忧,国际金融协会日前呼吁,“两国应进一步发掘各自比较优势和贸易新机会”,而非通过贸易战来解决问题。特朗普政府显然也存在犹豫和内部分歧。在被问及调查结束后美国究竟可能出台何种制裁措施时,美国官员表示谈论这一问题“为时尚早”。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日前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说,“301调查”的关键在于调查结束之后怎么做。如果美国单方面出台制裁措施,将有违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定。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四川白癜风能否治吗